首页

网游竞技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: 第21章 第21章-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戚小小砸了下来,压在秦修泽身上,少年闷哼了声。

    她赶忙爬起来。

    秦修泽掉下来砸地上,又被戚小小砸了下,脸色微微惨白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回去一定好好减肥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”秦修泽捂着胸口坐起,戚小小扭头看了看,四周昏暗,像是什么山体内部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们会捡到秘籍吗?”戚小小看着有点阴森的周围,往秦修泽身边挪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秦修泽按了按额头,起来,对上戚小小那张强装镇定的脸,手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戚小小看着那只手,这现在还是小的,没有杀伤力。

    她迟疑了一下下,小心翼翼的一手揪住他的袖子,秦修泽看了眼,没说什么,带着她往前走。

    外头,庄菲感受着屋内灵力的波动,传送阵一般是成对出现的,下一瞬,她消失在原地,瞬移至西郊的某一树顶。

    成片的树林,微弱的灵气波动到此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底下传来声响,庄菲低头,只见一男子带着几名修士出现在西郊,似乎也在找什么。

    红莲出现在她身边:“主子。”

    庄菲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:“灭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,破阵而入。

    红莲从腰间抽出长鞭,向着下面的人冲去。

    江州城内,戚远正在一店铺买土特产,忽然的,他指尖一顿,看向栈的方向。

    封了自身的灵力后,敏锐度大减,这种情况下还能被他感知到危险,对方实力肯定不小。

    他连忙跑回栈,戚长风正在另一家店,看到戚远急急忙忙往外跑,他头一次见他神情严肃成这样,下意识的觉得发生了什么,赶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到了栈,上了楼梯,最后站在房间门口,只见房门打开,里面灵石山安安静静的堆着,却不见一人。

    小小,庄菲,还有小泽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戚小小不可能就这么把灵石孤零零的留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戚远看着成山的灵石,沉着声:“长风,你在这等着。爹去找人!”

    刚刚的感觉,应该是从栈往西。

    戚长风站着,眼睑微垂,一双眸子漆黑不见底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戚远出去的那一刹那,几只乌鸦飞了进来,屋内盘旋。

    男子冷冷抬眸:“找!”

    “刷”的一下,乌鸦齐飞而出。

    秦修泽带着戚小小绕了一圈,里头岔路一堆一堆。

    戚小小走累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在原地打转?”

    秦修泽捡起石块,放到石壁上:“再走一遍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继续走了一遍,秦修泽停下来,仔细看着墙上痕迹,道:“这里有空间型法阵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踮脚观察着,墙上他刚刚画的线被切断了,证明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在不断被重新组合的。

    戚小小想到什么,心脏猛的跳了下,她连忙看向四周,黑漆漆的山洞,带着阴冷,前头七八条路,隐约可以听见各种奇奇怪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捂着心脏,不是的,不是的,江州死城是十几年后的事,现在还早……早……

    戚小小心脏麻了下,谁家死城是一天内形成的啊!

    所以现在是死城形成的雏形?

    所以这里将会有近万民修士的骸骨,修士怨气将在十几年后破阵而出,让江州一夜之间沦为死城?

    “需要背吗?”秦修泽问着。

    戚小小呆滞摇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她就是突然想到,量变引起质变。他们就是那个量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爹娘哥哥能不能及时找过来。”戚小小捏着秦修泽的袖角,扭头看向一道路。

    她不想成为那个量。

    秦修泽沉默了下,没敢告诉她实情,这里明显有法阵,而她的一家人都是凡人,一介凡人根本不可能及时救他们。

    某一位置,一女子从石壁中稳稳落地,一身的魔气,惊的整个山洞微晃。

    戚小小跟着秦修泽继续走,她努力想原文,但想了半天,她就只记得,原著里,齐乐误入这里,经过九死一生,才无意间捡到一修士耗尽心力绘制的地图,上头有着解阵方法,还有阵心的位置。

    但现在是十几年前,这里没有齐乐,她没这个气运捡地图,就算有……

    那修士没准都还没进来呢。

    还是等爹娘哥哥比较靠谱,就是,希望他们来找她跟秦修泽之前,先记得把满屋灵石收一下,免得被人捡走了。

    突然的,前方传来打斗的声音,秦修泽赶忙停下,紧贴着墙壁。

    戚小小一看,连忙也贴着墙。

    秦修泽一点一点的往前挪,戚小小跟着挪,刚挪到一拐角,就听到一小姑娘带着火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!”

    秦修泽探出头,戚小小跟着探出去,只见那个清儿跌倒在地,前头,一骨瘦如柴的男子疯疯癫癫的拆着一储物袋,那动作带着急切跟慌乱,仿佛再不拆开,他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但储物袋这种东西,一般来说,也是认主的,正常的修士应该都知道的,除非原主人死亡。

    那修士拆了半天也没拆开,似乎已经神志不清,但下一瞬他好像反应过来,提着剑就准备杀了那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慕清慌了,她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种地方,她就是拿颗最普通的夜明珠照路,这人忽然的冲出来抢她的储物袋,现在还准备杀了她?

    “你敢动我一下,试试!”慕清调动灵气,但刚调起的灵气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“这里根本用不了灵力,这里只吸灵力,吸灵力……”那人神情恍惚,喃喃自语,“吸完了,你也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提起剑,一脸疯魔的向着慕清刺去,戚小小吓的小脸苍白,这时候,后头出现一人,一剑挑开了那人的剑,再搁在他脖子上,而他原来的剑则已经脱手,落到地上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金阳!!你自己想死,别拉着我死!!!”那人慌着,像是看到了什么其它的东西,“我不想死!”

    长剑巍然不动,男子沉着声音:“滚!”

    “金阳。我们撑不了几天了。这小孩身上带了不少东西。”那人眼底带着疯狂,“我们联手啊。凭你的剑术,我们可以一直一直活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不滚,别怪我不气!”金阳的剑近了几分。

    那人咬了咬牙,弯腰捡起剑,跑开,正好撞上戚小小两人,那人脚步不动了,盯着戚小小看,瘦到凸起的眼珠,迸发出光芒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浓,好浓郁的灵气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往一侧挪了挪,秦修泽连忙拽着她向金阳跑去。

    戚小小跑的跌跌撞撞,脑中瞬间浮现小时候被狗追的场景,眼泪彪出,她要是被咬了,是不是还得打针?

    后头脚步声越来越近,一把剑飞过他们头顶,一剑入了后面那人的胸口。

    那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口的剑,随即倒了下来,还没落地,迅速化为枯骨。

    一头颅滚到了戚小小脚边,她看着白骨,大脑空了下。

    死……死了?

    秦修泽赶忙一手将她的脑袋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别看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紧紧的揪着他,不……不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回进小孩了?”金阳看着面前三个,最后视线落在吓坏的慕清身上,走了两步,突然一手忽然捂住胸口,吐了个血出来,结果,他刚喷在地上的血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被这块地吸收。

    戚小小揪着秦修泽的腰带,小声问着:“还好吗?”

    秦修泽低头,这一个从拽袖子,到拽衣服,现在已经改拽腰带了,他一手捂住腰带。

    “请问,这里是哪里?”他问着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金阳擦了下嘴角的血,“我发现几个散修失踪在江州,我就过来看看,追踪到西郊,就突然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,每动一次灵力,就会被这个地方给吸走,直到将修士的灵力吸干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努力忽视脚边的白骨,点头,原著里,宋烨的灵力就差点被吸干,还好齐乐阵破的快。

    “所以,是不是不动用灵力,就可以撑的久一点?”秦修泽问着。

    金阳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愣了下,她好像还没开始*?

    秦修泽也还是个小可怜?

    那她现在唯一要想的是不是她要饿几顿,她爹娘哥哥才能找到他们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