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: 第20章 第20章-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    此刻,雅座处,慕清跟她爹坐着。

    慕正煊在忙,慕清打量着四周,周遭坐的全是着装不一的散修,就算干干净净,却总给人一种饱经沧桑的感觉。

    让她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想待,就回去陪你娘。”慕正煊开口道。

    慕清轻咬了下唇,乖乖待好。

    这时候后头一侍从递来一卷轴,慕正煊接过,他来这顺便问天机阁买了点金阳的消息。

    [金阳真人,三月初十至江州,十一至天机阁典当,并拍下五张追踪符,十二入西郊,至今未出。]

    慕正煊皱眉,追踪符,他是发现什么了?

    这时候,一把玉簪程了出来,通体的雪白,灵气满满,一看就是不凡品。

    戚小小赶忙转身看过去,两手搭在椅背上,身子前倾,秦修泽见状,一手按住她的椅子。

    “六品的白玉簪,可化剑,伤者,一刻内无法调动灵气。”台上的人介绍着。

    戚小小捂了下胸口,这么厉害?

    “后悔了?”戚长风端起茶慢慢喝了口,之前放这东西进幻境,想着小姑娘会喜欢漂亮的东西,就是……

    他看了眼她头上的揪,忘了,她现在还小,对这种东西没兴趣。

    但看她现在这样,貌似还是舍不得的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可以卖很多钱?”戚小小兴奋扭头,看向戚长风。

    戚长风手一顿,无奈了下,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还是等她再大点,再给这类灵器好了。

    叫价开始,喊的基本都是女修,明显喜欢的紧。

    “三万上品灵石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听着声音看过去,是一穿着白衣的女修,三万似乎就让她十分肉疼,估计是搭上自己卖给天机阁灵器的钱了。

    “三万五!”另一女修喊着,喊完看了眼那个白的,两人似乎是敌对。

    “四万!”一男修加入战局,看着像是给谁买的。

    戚长风道:“这里的话,估计最后成交价应该在六至七万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想了想,那也差不多到手好几万了,再换成凡间的银钱,他们一家都可以直接一辈子吃穿不愁!

    忽然,一道略显稚气的声音响起:“八万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心脏猛的一跳,闻声看过去,众人跟着看过去,江洲的天机阁很少有直接出八万的!

    只见雅座上,一小姑娘靠坐在软垫,百无聊赖的玩着手边的茶杯,那从头到脚的行头,无一不是精品。

    再看他旁边那个,在场居然无一人可看出他修为深浅。

    明显是哪个大宗门出来的。

    原先叫价的散修纷纷歇了心思,一来不想得罪人,二来没这个财力。

    慕清见没人叫价,不屑一笑,换成北洲,八万才刚开始。

    “十万。”戚长风抿了口茶,轻描淡写的一喊。

    戚小小手抖了下,扭头看向浑身上下写着有钱的戚长风,戚远也是一愣,他们家明面上有钱吗?

    庄菲倒是明白了什么,她可惜的看向戚长风,这脑子不去赚钱反去读书,有点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但士农工商,这孩子将来想在亲生父母面前扬眉吐气,只能念书。

    众人心尖一颤,跟着看过去,只见男子一身青衣,看不出深浅,却一副贵公子姿态。

    满场安静了。

    居然这么有钱?

    今天的天机阁怎么了?

    旁边的两桌原本怀疑这一家就是平江镇那一家的立马打消念头,听说那一家穷的揭不开锅,得靠孩子上街乞讨。

    慕清听到,脸色微冷,她这才注意到那个男的,就是昨天那个,跟她抢?

    也得看看有没有钱。

    “十五万。”慕清声音传出,一旁慕正煊正在翻关于江洲西郊的记录,闻言皱了下眉,却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清儿被惯坏了,乐儿就从来不会乱花钱。

    众人默默的看向戚长风,一般这种有钱的,都会跟上去的,就算是故意抬价,也会继续抬的,如果是后者,那就看谁技高一筹了。

    周遭来的视线越来越多,戚长风抬眸,浅笑着:“钱不够,争不起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模样,不像钱不够,倒像故意找茬。

    慕清嘴角刚上扬,看到对方姿态从容的模样,忽然反应过来,自己被坑了。

    她刷的一下起身,指尖抬起,灵气萦绕,瞬间天机阁的人出现在慕清身边:“小姐,天机阁禁动武。”

    慕正煊皱眉:“清儿,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爹。那人故意的。”慕清气道。

    慕正煊沉声道:“自己冲动,就不能输不起!”

    慕清咬了咬牙,对上慕正煊冷冷的眼神,她不甘的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戚长风喝了口茶,道:“十五万,满意吗?”

    戚小小呆呆点头,这跟预算比,直接翻倍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外头等着取钱。”戚长风道。

    戚小小赶忙爬下椅子,一家人一块起身离开,众人默默的看着他们走。

    慕正煊收起资料,一旁慕清还在委屈,他没打算理,观察着在场的修士,忽然余光扫过什么,他指尖轻颤了下,回头时,大门已经开始关上,他只看到一男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天机阁的人过来,请她付钱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慕清委屈叫着。

    慕正煊收回视线,揉了揉眉心,随即沉声:“灵石走你自己的小金库。”

    慕清拿出自己储物袋,上头有法阵连接她的金库。

    戚小小拿牌领钱,十几万的上品灵石,够他们一家奢侈过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戚长风跟在后头,观察了下四周,似乎除了那个姓孙的两面派,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其它的问题,但他总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戚小小被领着进了一房间,递上牌子:“22号。”

    桌后的女修查了下,随即道:“对方已汇,按照孙先生的指示,天机阁只抽一成,所以您本次拍卖得十三万五上品灵石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连忙递上储物袋,一刻钟后,储物袋鼓鼓的,仿佛下一瞬就要被撑破。

    戚小小捧着圆滚滚的储物袋,这就是有钱的烦恼?

    她正要走,后头女修递上牌子:“牌子您可以带回去,下次再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们的牌子虽然只是一品,但也是有防御作用的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看着精致的牌子,类似会员卡?

    她接过,回头也可以卖。

    戚小小将储物袋跟牌子一块揣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按原计划是要把剩下的也卖了,但那一件就快撑破储物袋了,剩下的,以后再一点点卖。

    毕竟,钱太多,那也是得有地方放的。

    戚长风赶着马车回到栈,抬头看向天空的乌鸦道:“你们先进去,我附近转转,看看有没有什么特产可以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戚远想想也是,出来一趟,好歹给邻居们带点东西回去。

    “那我跟长风一起,不然一个人不好拿。”

    戚长风点头,反正中途分开也行。

    庄菲带着戚小小跟秦修泽入了栈,戚小小赶忙往楼上跑,再关上门。

    秦修泽开门进来,就看到戚小小拿着储物袋往外源源不断的倒着灵石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戚小小:“数灵石!”

    秦修泽:“天机阁理当不会出现少给灵石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:“有种快乐叫数钱数到手抽筋!”

    秦修泽:“???”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声,最后一颗灵石落地,戚小小看着触到顶的灵石小山,心脏跳了跳,曾经的金山遗憾总算被补上了。

    她开始数,一颗颗往储物袋里装。

    另一边,慕清出来,想到戚长风的神态,手一伸,那把簪子浮在空中,她催动灵力就想直接毁了。

    前头,慕正煊脚步停下来:“族里人输给你的灵力,是让你这么浪费的?”

    慕清轻咬了下唇,随手把东西扔给一侧天机阁的人:“卖了。”

    凭慕家的名头,总会有人花天价买回去。

    “慕小姐,此次拍卖已结束,您要拍卖的话,只能等一月后的了。”那人惶恐着。

    慕清抬眸:“那就一个月后再卖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慕清抬脚就走,快出天机阁时,一人追出来,递上牌子。

    “一月后,请凭牌来领钱。”

    慕清没想太多,收了起来,慕正煊要去西郊,不能跟她一起回去,她只好独自回到栈,刚要回自己房间,就听到她娘在发脾气,似乎是因为她爹去西郊的事。

    慕清恍惚了下,不明白她爹为什么对她们母女这么冷淡,反而宠着那个齐乐。

    她进了房间,忽然脚下一阵法出现,她看清是什么,连忙就要跑,大门刚开,她已经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庄菲进屋,准备问他们两个中午吃什么,就看到满屋的灵石,差点把她闺女给埋了。

    “小小?”

    戚小小正一颗一颗的,小心翼翼的把灵石装回储物袋,顺便再擦两下。

    庄菲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,待会再来,她现在应该不想吃东西。

    戚小小数着灵石,数了快两万了,秦修泽坐在一旁看着,突然的,戚小小脚下出现一法阵,秦修泽好歹在离水门待过一阵子,基础的法阵自然认识。

    这阵法像传送阵。

    “戚小小!”

    戚小小困惑扭头,就看到秦修泽突然冲过来一把抱起她,然后往门外冲。

    戚小小终于看到身下的阵法,跟平江镇那个有点像,区别在于,平江镇那个固定,而这个好像跟着她走?

    戚小小:“!!!”

    她连忙将手头的储物袋扔远点。

    秦修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瞬,两人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庄菲闻声赶来,只能看到大开的门,以及满屋的灵石还有掉在地上的储物袋,她眼神瞬间冷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