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: 第19章 第19章-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    “爹娘,我们走吧,换家店。”戚长风淡然转身。

    戚小小默默的看了眼在秦修泽身边殷勤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们又走了出去,楼上,秦修泽看到,起身:“不好意思,我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孙先生视线又扫过他手中的剑,肉有点疼。

    “孩子,不是叔叔框你。”

    “剑要与修为相当,不然容易反噬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有适合初学者的剑,真的不看看吗?”

    秦修泽低头看向手中的剑,五品的灵剑,他至今不明白它为什么认他为主,他昨天在那小姑娘手上一招都过不了。

    他手渐紧,孙先生看着,嘴角勾了下,差点以为他准备忍痛割爱了,正想继续开口,就听到小孩淡淡道:“我……朋友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孙先生愣了下,低头看向下面,半晌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起的?”

    秦修泽:“嗯。我只是停马车去了。”

    孙先生:“!!!”

    他看向一楼,结界封住,听不到一楼人吵闹的声音,却能看到他们最狼狈的身影。

    来江州的大部分都是普普通通的散修,他们被有门派有家族的修士鄙视,只有在凡人身上才能找到自豪感。

    这一设计向来被众多散修喜欢的!

    他连忙又下去,一赶马车的身上都有把五品灵剑,那小女孩身上的不得更好?

    他急急忙忙赶到楼下,戚长风已经带着戚小小他们走了出去,戚远则去把马车牵回来。

    “几位不好意思,失误失误,要不上二楼看看?”孙先生脸上连忙堆起笑容。

    戚长风冲他温和一笑:“不必了。我们换家店。”

    孙先生莫名觉得从脊椎骨升起股凉气,他赶忙道:“不是我说,整个江州就只有我们天机阁收灵器的价格最高!”

    戚长风拉上小小就走,后面秦修泽跟了上来,庄菲看了眼姓孙的,也打算走。

    孙先生咬了咬牙道:“我们有个拍卖的,本来是相熟的修士才能参加的!”

    戚小小脚步一顿,拍卖啊,戚长风拉上戚小小的手就继续走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原来这里的拍卖,还得相熟的修士才能参加?

    戚小小打了个哆嗦,她哥笑的有点冷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抽两成!!”孙先生咬了咬牙喊道。

    戚长风停了下来,转头,淡笑着:“难道规定不是就抽两成吗?”

    孙先生猛的一愣,为什么他会知道?

    这几个难道不是头次来这吗?

    那个一家之主不是满脸写着天机阁的当铺长这样吗?

    戚长风拉起戚小小继续走。

    “一成!一成!”孙先生肉疼着。

    戚小小仔细算了算,秦修泽那把值个五万上品灵石,那其它的没准原价也值个一两万,上拍卖的话,可能翻个倍,算四万,就抽一成的话,好像能赚不少?

    “哥,要不看看?”

    戚长风视线落在一侧天机阁的牌匾上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各位上座。”孙先生抹了把汗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戚远赶着马车过来,就看到一家人又要回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天机阁的侍从赶忙上来:“我们帮您停马车。”

    戚远:“???”

    孙先生亲自领着戚小小上去。

    戚小小迈台阶。

    孙先生弯腰,伸手:“来,小心台阶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要进门了。

    孙先生亲自开门,然后道:“快!茶!”

    楼上的愣了下,随即端上茶水。

    戚小小目不斜视,双手背后:“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!糕点呢!”孙先生吼着,后头立马有人端来糕点。

    孙先生领着戚小小坐下。

    戚远几人也坐下来:“嗯?不是说不卖了吗?怎么突然要卖了?”

    戚长风端起茶,抿了口:“有人良心发现。”

    孙先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姐,您要卖什么?”孙先生拿出最亲切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一个要是没什么好东西,他一定立马送。

    戚小小咬了口软糯的糕点,然后拿出储物袋,从里头摸了个看起来最不起眼的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剩下的,她要看情况卖。

    拍卖的价格高,她就多卖点,低就换一家店。

    孙先生打量着储物袋,这个三品,还算不错,下一瞬,一根纯白玉簪出现在那白*嫩的手上。

    他心脏猛跳了下,灵气充裕?

    他连忙拿过仔细打量,暗纹完整,灵气流通顺畅,簪身是难得的白芜玉,而且可化剑的。

    估摸六品!

    还是女修最爱!

    江洲比不上其它大洲府,一般散修来卖的多,通常是撑死三品灵器,就算他们去秘境拿到好的灵器,也会拿到更大的地方去卖的。

    他这地方就从没出过四品以上的。

    还好还好他没放走人,孙先生看向戚小小,越发慈祥,恨不得是亲闺女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声,一茶杯重重放下。

    孙先生看向一旁坐着的戚长风,只见他用温和目光看他,看的他后背冒汗。

    “我们马上鉴定,肯定能赶上半个时辰后的拍卖的。”

    姓孙的拿着东西就让人去鉴定,然后老老实实的回来站在一旁,伺候戚小小吃东西。

    戚小小眼神瞄向某块糕点,孙先生连忙夹起喂过去。

    戚小小想喝甜的,他赶忙端来糖水。

    外头,一辆奢华马车停下,慕清撩开帘子看了眼:“这地方的东西能有什么好的?”

    虽然挂了个天机阁的名头,但北洲的天机阁比这边大多了。

    她要不是实在太无聊,她也不想出来。

    慕正煊抬眸,严肃的看着被慕夫人宠坏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爹是来找你金阳叔叔的!”

    慕清见她爹发火了,这才闭嘴了。

    慕正煊不知道他是怎么不见的,只能按照他以往的习惯,把那些地方都走一遍。

    而散修跟这些当铺来往最密切。

    两人下了马车,立马有人迎了上来,带着两人上去,一路去了包间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戚小小那簪子的鉴定出来了,孙先生递了块牌给她。

    “待会凭牌领钱,这个千万不能掉了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闻言,收好自己的牌。

    孙先生又亲自领着他们去了三楼,三楼,外头是普通的买,明码标价,再里面有扇目前开着的门。

    戚小小踏进去,好家伙,里面是真的大,比刚刚一楼典当的位置都大。

    天机阁对待财主们是真的好。

    孙先生带着他们去了个圆桌:“几位请。如果看上什么的话,也可以直接竞价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爬上椅子,闻言,看了他一眼,原来这就是无奸不商?

    修士向来对灵器没抵抗能力,等看到自己的东西被卖出高价后,一时高兴,又看到个喜欢的东西,想也没想价格就直接拍。

    天机阁就这么一进一出,难怪能这么有钱。

    戚长风对此没什么意义,毕竟天机阁就是喜欢利用修士的弱点来赚钱。

    “还没开始,先吃吧。”他将桌上的一盘摆着的糕点挪到戚小小面前,全家就她喜欢甜食。

    戚小小正打算继续吃,门口又进来几个修士,看衣服应该是有宗门的,就是衣服都不太一样?

    看着像好几个门派的人恰好碰到,然后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嗯?你们怎么来这了?”

    戚小小旁边那一桌的人冲他们招了下手。

    那几人干脆坐到了他们附近的一桌,然后一人道:“这不是沧明宗出了个天灵根吗?还不愿意进沧明宗,掌门就让我出来,说服人家来我们门派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顿了下,连忙坐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是?”

    后头的七八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谁说服了?”

    “都没。那一家子出去玩了,我们闲着无聊,就出来逛逛。”

    反正御剑的话,快的很。

    那人说完,看了眼一旁坐着的一家五口,发现里面也有个小孩。

    圆桌边的五个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妞,来,吃点糕点。”戚长风道。

    戚小小捧着糕点,乖巧着:“谢谢铁柱哥哥。”

    戚长风揉了揉她脑袋:“乖。”

    几人视线依旧落在他们身上,纷纷拿出画像比对。

    戚小小捏糕点,低头小口小口啃着,双目渐渐无神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被狼惦记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桌的人一个个的努力比对,忽然一人余光扫到旁边的,困惑了下:“我为什么觉得长的不太一样?”

    那人闻声回头,看过去,愣了下,两幅画里都是一小女孩抓着两小揪,衣服也差不多,就是这脸……

    几人互相看了看,沉默了下,然后各自收了,还是晚点回去等吧,听说也就半个月。

    “要不拿着测灵石找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碰到小孩就让测一下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起身,看了眼坐最外头的秦修泽,秦修泽起身跟她换位置,让她远离那帮修士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天机阁的拍卖开始了。

    旁边那两桌边看边道:“对了,我刚刚来的路上,听到一散修说他朋友在江洲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失踪?确定不是死在某个秘境里了?”

    大多散修都是独自行动的,背后没有宗门,没有家族,哪天死在了秘境里,也不会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一般某个散修突然人间蒸发,也不会有人管。

    “还是说这里有什么隐藏的妖魔?”

    戚小小一听,又赶忙直起身,给庄菲倒茶:“娘,喝茶。”

    庄菲困惑的看着杯里没动的茶水,看着戚小小又给它加满了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