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: 第18章 第18章-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    马车晃晃悠悠了六天,终于到了江洲。

    庄菲站在马车边上,看着率先下去的戚远,男子穿着她给买的那身月白色的长衫,那叫一个清俊雅致。

    她以前最不喜欢那群修士没事就在那白衣飘飘,装仙风道骨,现在看着,原来男子穿着这颜色还是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戚远那两套袖口磨损,由白变黄的衣服可以彻底扔了。

    “阿远。”庄菲轻喊一声,戚远回身,张开手,接住从马车上跳下来的女子。

    戚长风握着缰绳,轻叹了口气,转头看街道。

    江洲虽不比北洲,清石那些地方,但地理位置还算好,一些散修会在此补充所需物资,再加上五十年前,天机阁的店开到了江洲,灵石兑换银钱,买卖灵器更加方便。

    戚长风看着繁华街道,这边的生意他很少顾及,毕竟跟其它几个地方的完全没法比,买卖下品灵器,兑换灵石的多,消息什么的都太少,有也是无关紧要的。

    天机阁最赚钱的还是“无所不知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他寻思着顺便找个时间去看看。

    他掀开帘子,正想叫戚小小,只见她枕着秦修泽的腿睡的香喷喷的。

    戚小小枕着“亲哥”的大腿,睡的天昏地暗,直到戚长风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小小,到了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动了动身子,往“戚长风”肚子靠去,脸蛋埋在他肚子上,隔绝光线,然后两手揪住“戚长风”的衣服。

    戚长风:“不要欺负小泽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:“???”

    等等,她哥的腰什么时候这么细了?

    戚小小猛的惊醒,再翻身,忽然身下悬空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衣服被揪住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近在咫尺的地面,双脚稳稳当当的落地了,后头揪着她衣服的手也松了。

    戚小小松了口气转头,就看到秦修泽神情淡漠的端坐着,一手长剑拄在一旁,深色的衣服上,有一块颜色略深。

    戚小小收回视线,他的衣服是花她娘刺绣的钱买的,等于是她的,她把自己的衣服弄脏有关系吗?

    没……吧?

    后头视线落过来,戚小小转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秦修泽抿了下唇:“你该下马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戚小小连忙出去,再被戚长风抱下马车,马车旁边就是江洲的栈。

    戚远道:“我们先进去定房间。”

    两人手牵手进去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出来玩,就腻歪了?

    忽然的,脚边痒痒的,戚小小低头,就看到一团白毛在脚边窝着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???”

    哪来的?

    她看了看四周,没发现什么人,于是蹲下身,一手刚要摸一摸那毛茸茸,下一瞬,一只手猛的推了她一把,戚小小“砰”的一声,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再下一瞬,戚小小眼前一道剑光划过,只见秦修泽已经一剑拔出,挡在了她跟那小姑娘中间。

    那小姑娘看到剑愣了下,又看向秦修泽,随即神情淡淡的抬手,“啪”的一下,灵剑飞了出去,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秦修泽脸色白了下。

    “就这?你配得上这把剑?”七八岁的小姑娘下巴微抬,然后看了眼那小狐狸,小狐狸连忙跑回去,跳上那小姑娘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脾气不小?”戚长风将马车赶到栈后头的马厩里,停完出来,就看到戚小小坐在地上,秦修泽脸色微白,双手紧握,那把剑也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秦修泽手是麻的,刚刚那一瞬间,剑跟他的联系被切断了,以前从来没有过。

    这就是有灵根跟废灵根的区别?

    戚小小过去,双手握住剑柄,用身体重力下压,总算将剑撬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收到打击的少年,想哄一下,发现不知道咋哄,只好拖着剑过去:“以后会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神情轻蔑,转身就要走,戚长风声音微冷:“嗯?就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清儿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正要怼回去,一侧一女子声音响起,慕清这才没继续说下去,走到女子身侧。

    戚长风眼眸微眯,慕夫人?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清儿不喜欢别人碰她的东西。”慕夫人脸上挂着笑容,随即走向戚小小,替她拍了拍群摆的灰。

    戚小小看着女子,女子温婉端庄又漂亮,梳着妇人头,后头跟着的侍女一看就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慕夫人看着戚小小,总觉得有点眼熟,她笑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戚小小下意识的就要觉得这是个好人,打算告诉她自己真名,话到嘴边,忽然改口就道:“二妞。”

    女子顿了下,随即笑了笑,然后转身走向慕清,牵着她的手去了前头的栈。

    “清儿,说过多少次,禁止动灵力。”

    慕清不以为然:“那个少年只是剑厉害,根本没灵力。”

    慕夫人头疼了下:“下次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母女两回到栈,正要进房间,就听见齐乐欢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爹爹。今天师尊教我御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乐儿这么早就开始御剑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齐乐今天提前完成了师尊布置的课业,才有空来跟慕正煊说话。

    她看着温和的男子,有点心疼他,修士结为道侣本就是极其危险的事,跟凡人不同,是直接绑定神识的,单方面想和离根本做不到,而且一般走到和离的,都是死生不见的那种,很容易直接让对方神识坍塌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些修仙世家倾向于联姻的原因,因为一旦联姻,那就只有互相扶持这一条路可以走,背叛那都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嗯?爹爹,你现在在哪?”齐乐看到后面的景色,反应过来不是慕府。

    慕正煊神色严肃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金阳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让我以金阳县孩子的身份参加大选的那个金阳真人?”

    慕正煊:“嗯。他上次跟我说,江洲有点问题,他去看看,然后就再也没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江州?

    齐乐忽然想起前世来,浩劫将至,十几年后,凡间已经不再是单单凡间了。

    江洲就是第一座死城,等各门各派发现时,已经无力回天,之后,从江州开始,不断的出现死城,亦或者妖魔化。

    原来这么早就有迹象了?

    她前世以救世为己任,如果早点解决江洲的问题,那浩劫来临时,是不是不会跟前世一样,死伤无数?

    灵净峰那位不会再救世后,再被蛊惑,他还会是受人敬仰的仙道第一人。

    秦修泽也不会入了鬼道。

    “爹爹,乐儿也要去。”她想到再次成为戚小小跟班的秦修泽。

    “你去做什么?好好跟着沈渊。”慕正煊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门打开,慕正煊收了玉佩,门口讥讽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那好养女找到大靠山了?”慕夫人道,一旁的慕清眼眶含泪,两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“乐儿没惹到你。”慕正煊道,“还有,清儿回房去。”

    慕清行礼:“是。”

    慕清离开后,慕正煊又道:“我是来找金阳的,你们要是不乐意,可以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慕正煊,你对所有人都比对我们母女好,是吗!”慕夫人气的手心发颤,看到他正义凛然的表情,随即讥讽一笑,“但你别忘了,那事你也有份!”

    “你说,她要是还活着,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慕正煊冷着张脸,慕夫人冷笑一声,转身回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另一边,戚长风一手妹妹,一手秦修泽的牵进了栈。

    庄菲正在点菜,看到戚小小衣服有点脏了,秦修泽神情不对,困惑了下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修泽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叹了口气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休息一晚,明天去当铺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一听,瞬间来精神了,把那什么清儿忘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大早的,几人从马车上下来,只见这一条街卖什么的都有,热闹的很,而天机阁立在中央,牌匾上“天机阁”三个字,写的龙飞凤舞,气势磅礴。

    戚长风正准备把马车停到后面的街上,这时候,秦修泽接过缰绳: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戚长风看了眼他的身板: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秦修泽抿了下唇:“嗯。”

    戚长风想到昨天,将马车交给了他,自己下马车,秦修泽架着马车去了后面街道。

    “几位,典当还是看物?”此刻,一中年男子走出,对着戚远跟庄菲毕恭毕敬着。

    戚小小一手按住自己的胸口,里头放了储物袋。

    “典当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听到脆脆的声音愣了下,随即和蔼笑着,半弯腰:“那小姐,要典当什么?”

    戚小小看着这服务态度,忽然身心舒畅,原来,这就是有钱人的待遇?

    “我可以进去说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您请。”男子声音不大不小,是小孩子喜欢的温柔声音。

    戚小小心头跳了跳,她前世的时候看电视剧,里头霸道总裁身边的小娇妻都是这待遇!

    她抬脚过去,再迈过那高高的门槛,就看到两边站着着装统一的侍从,恭恭敬敬的鞠躬。

    她哥好有钱。

    那男子看着活泼可爱的戚小小,眉眼温和,随即侧身:“四位请。”

    戚远扫了眼天机阁的伙计,不得不说,比起一些大宗门,规矩更要严谨。

    庄菲很久以前倒是如果其它分店,头次来的时候,很新奇,后面就没感觉了。

    两人踏进去,那男子神色一愣,随即看向大门顶部正中央的石雕狮子,只见那狮子依旧闭着眼。

    这时候戚长风双手付后,看着里头一脸兴奋的戚小小,眉眼带笑,也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石狮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男子嘴角扯了下,这时候,停完马车的秦修泽过来了。

    男子看了眼秦修泽,忽然的,眼睛亮了下。

    秦修泽眉头轻皱的看了他一眼,随即也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回,终于,石狮动了下。

    男子见状,眼底的笑意重新上来,抬脚就要跟进去,然后只见石狮子睁了个眼皮,又缓缓闭上。

    男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?

    “孙先生?”后头的人喊着。

    孙先生冷哼一声:“那个男的看着仙风道骨的,我还以为是什么大宗门或者世家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,一家子都是凡人。”

    他轻弹了下自己袖子,“浪费我表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进去后,赶紧把结界封上,今天不招待凡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,后面这个身上的佩剑倒是个五品灵器。”孙先生视线又落在秦修泽的佩剑上。

    戚小小四处打量完四周,回头看向那个男子:“叔叔?”

    孙先生脸上重新挂起笑容,对着几人道:“典当直走,排队就行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抬头看向二楼跟三楼:“上面两楼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孙先生:“二楼是修士典当处。三楼是看物,也就是说,要买灵器的人才能上的楼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点了点头,然后向着前方跑去,等她卖了灵器,她爹娘哥哥就可以彻底不用赚钱。

    他们一家每天晒晒太阳,或者出门溜达,再或者,给戚长风捐个官做做。

    戚远跟庄菲看着跑的飞快的戚小小,深刻反思了下自己,然后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戚长风莫名觉得哪里怪怪的,但没想太多,也进去了。

    后头,秦修泽正要跟进去,孙先生忽然道:“小公子,您在二楼,一楼是那些凡人的。”

    秦修泽看了眼他,道:“我不当灵器。”

    孙先生笑的万分亲切:“没关系的,二楼有地方供您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看了下秦修泽手里的剑,然后道:“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前面打开了结界,秦修泽看着那结界,没办法,抬脚上二楼。

    戚小小发现秦修泽没跟上来,一看,这里结界都布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愣了下,不愧是天机阁,猜到她要当价值不菲的东西,然后提前开结界,免的她东西被抢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这时候前面的门因为结界已开,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一家子站在门口,就看到前头乌央央的一堆人挤在一起,闹哄哄的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,路边捡的破铁块也当灵器卖是吧?赶紧让位!”

    “让什么让!我这个真的是灵器!快估价!”

    “唉呀,你踩到我的天衣裙了!”

    戚小小被吵的脑袋晕乎乎的,往前走了两步,试图排队,然后她看着队伍,别说找到队尾,她连人跟人之间的缝隙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她连忙退了一步,抬了下头,忽然发现原来一楼的天花板只做了一半,从二楼可以看到下面全貌。

    这时候秦修泽出现了,*岁的少年头次来这种地方有点迷茫,只见刚刚那个男子继续一脸恭敬的出现,无可挑剔的陪在秦修泽身边,领着他坐到一张空旷的桌边,桌上还摆了一堆的吃的,喝的。

    秦修泽刚坐下,就对上了戚小小的眸子。

    戚小小想起来了,她坐在公园的湖边,看着下面的锦鲤抢吃的时候,也是这姿势。

    戚小小/小嘴微张,终于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被区别待遇了。

    戚小小连忙扭头看戚长风,只见她哥,双手付后,仰着头望着二楼,嘴角勾的越发温柔,眼底也是,温柔的像是要宰了谁。

    戚小小,小心翼翼揪了揪戚长风的袖子:“哥,那我们还卖吗?”

    戚长风闻言,垂眸,再一手揉了揉戚小小的脑袋,戚小小老老实实的让他揉,只见戚长风眼底带着浅浅笑意,薄唇微张:“小小乖,他们不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