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: 第16章 第16章-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    夫妻两人连忙往绣楼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戚小小坐在绣楼门口,已经快讲到她怎么介绍秦修泽给陈叔了。

    她望向微黑的道路,心口麻了下,为什么还没来?

    戚长风听完戚小小的介绍,起身,牵起她的手:“嗯。简而言之,他欠你钱,还非要还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知道了,也该找爹娘吃晚饭了。”戚长风想起来该吃饭了,转身准备再敲绣楼的门。

    戚小小一手抱着听睡过去的乌椎,一手拽着戚长风的手,大脑空了下,还有啥借口?

    忽然,绣楼的门打开,刚刚守门的不见了,只见庄菲一身绣娘服,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李说有人找我。嗯?小小,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?”

    戚小小仰着脑袋,眼巴巴的望着终于赶上的庄菲,挣开长风的手,上去一把抱住庄菲的腿,紧紧的。

    庄菲愣了下,她一手摸着她脑袋:“小小?想娘了?”

    戚小小点头,太想了!

    再晚回来会,这个家差点就散了!

    戚长风看着还离不开娘亲的戚小小,眉眼带笑,然后随口问着:“对了,爹呢?”

    戚小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庄菲愣了下,随即努力维持表情,长风在说什么?

    阿远不是回家了吗?

    总不会她家的阿远后来找过她吧?

    应该……不会吧?

    她绣帕上的那缕魔气好像刚刚才散的。

    戚小小抱着庄菲的大腿,双目无神,完了,这个家要散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后头一人拿着一大袋的烤地瓜出现:“嗯?你们怎么全在门口?”

    戚小小听到熟悉的声音,连忙扭头,只见戚远穿着身泛黄长衫,温柔的望着他们。

    戚远抱着地瓜,这是他路上看到个阿爷在吃力把地瓜带回家,他随手买下了。

    待会他们问起来他怎么没在绣楼,他就说,他今天一天都在帮一阿爷卖地瓜去了,这些是剩下的。

    “爹?你不是说……”戚长风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戚小小连忙改手去揪戚长风的衣服,道:“小小饿了。”

    一家子人这才想起来,该吃饭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回家吃饭。”庄菲牵着戚小小往外走,看到对面*岁的小孩抱着把跟他身形不太搭的剑。

    “嗯?这个是?”

    戚远这才想起来,他现在应该是“头次”见到这小孩,一块问着:“小小朋友?”

    戚小小嘴巴张了张,忽然发现刚刚为了拖延时间,跟戚长风说的太细碎了,导致她现在半点表达欲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欠小小钱的。”

    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“戚夫人,戚老爷。”秦修泽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庄菲打量着秦修泽,小小年纪,规矩严谨,就是气运似乎不佳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小小的朋友,那走吧,正好跟长风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闻言忽然愣住了,仰头看向庄菲,她之前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现在好像找到了?

    戚远抱起戚小小,戚小小下巴搁在亲爹肩膀。

    乌椎这时候从她怀里挤出来,脑袋一块搁在戚远肩膀,对上刚刚差点给它开膛破肚的少年,连忙又把脑袋塞了回去。

    戚小小扒拉出乌椎,看着它,秦修泽来护她,是不是得吃她的,住她的,用她的?

    乌椎:“???”

    戚小小揉了揉心口,现在退回去,可以吗?

    她看向秦修泽,少年默默的跟在他们后面,破碎的衣物还沾着血迹,那血迹早已干涸,大晚上的,再赔上那幽深的眸子,看着有点点渗人。

    他要是不同意退回去,她爹是不是可以把他打趴下?

    “小泽。我们家没那么大礼,喊叔叔婶婶就行了。”戚远顺了下戚小小的头发,怎么又乱了?

    秦修泽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戚小小揉着乌椎的毛,发着呆,没事没事,教秦修泽赚钱,他早点还完,早点再见。

    秘境那是不能去的,去了他就得经历生死,然后被命运打压打压再打压,最终眼无波澜,直接黑化。

    一家人经过陈叔家门口,里头的灯亮着,戚小小忽然想起来,陈叔还没给钱!

    十两金!

    戚小小挣扎着就要下去:“爹,我去找陈叔要钱!”

    戚远按住乱动弹的闺女,无奈着:“他可能还得搞个集会,当众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顺带跟金阳县那个嘚瑟下。

    戚小小一想也是,安安分分趴好,她得给他机会,去跟刘叔卖惨式炫耀。

    几人走远,秦修泽看向那屋子,手中的剑似乎温度降了些?

    他没想太多,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里头,陈叔坐在桌边,看着家里空荡荡的,安安静静的,恍惚了下,小胖调皮,家里总是吵吵闹闹的。

    以后他都会不在,他有点不太习惯。

    “爹爹。”二妞拉了拉他,她想哥哥了。

    陈叔揉了揉二妞的脑袋:“乖。哥哥是要做大事的人。”

    陈婶生二妞的时候就走了,一直以来都是陈叔带着两孩子。

    陈叔看着空旷许多的屋子,起身,儿子入仙门了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这样平江镇就能安全点,就能跟金阳县一样,受到庇佑。

    大家都不会随随便便的死了。

    “爹爹?”二妞看着走到床边,躺下的陈叔,她想说他还没做饭呢。

    但二妞见他爹要睡觉只好自己去厨房找吃的。

    陈叔睡的沉沉的,梦里,都是当年大旱,颗粒无收,家家户户传来痛哭的声音,以及午夜妖魔横行,他抱着兄长托付给他的侄子躲在衣柜里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然后一觉醒来,侄子就不见了,被人送上了祭坛。

    于是他天天祈求有仙人来救,但他们这太小太偏了,根本没人来,好不容易仙人来了,但他先去了金阳县。

    因为他出自金阳县,于是金阳县死伤最小,恢复最快。

    其实那仙人也是好的,处理完金阳县,立马来他们这了。

    等仙人再过来时,他侄子已经彻底没了。

    陈叔一遍遍着,他不怪任何人。

    现在他家小胖也修仙了,当年的事不会再发生的,大家都会好好的。

    “爹爹,二妞饿。”二妞在厨房找了圈,没找到。

    陈叔打了个颤,再睁眼时,双眸漆黑。

    二妞往后退了两步:“爹……爹爹?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沧明宗

    木亦站在溪边,指尖紧着,他的人彻彻底底联系不上了,但去的人应该都是小门派,按理说不至于这么快解决他们,让他们连传信的时间都没。

    所以是哪个大宗派了化神期以上的人出来了?

    “姑姑,可能有其它大宗门的人在抢戚小小。”

    慕府,慕夫人慢悠悠品着茶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木亦听着那边冷淡声音,知道她是不满意他的表现,他紧捏着玉佩,他得亲自出沧明宗。

    他走出那一块,抬头,就看到沈渊带着一女孩子御剑飞过。

    齐乐?

    齐乐似乎也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齐乐跟着其他弟子一块了解完沧明宗的宗史后,沈渊就来接她了。

    她站在他的剑上,前世的时候,她因为害怕,差点掉下去,还好,师尊一手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至于这一世,齐乐看着师尊,还好她已经不会笨手笨脚了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到了长华峰内,峰顶树下,一少年正在练剑,旁边的还有个跳脱的。

    “听说师尊又收了个徒弟。”钟元道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看到了,那一道蓝光,天灵根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们以后*是不是压力很大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是单灵根,已经是佼佼者了,但那个是天道偏爱。

    “师尊不一定收徒。”宋烨说着,随即落叶纷飞,剑光凛冽。

    这时候,沈渊带着齐乐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看过去,只见小孩穿着锦衣,看着粉*嫩的。

    沈渊:“从今天开始,她就是你们的师妹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尊。”钟元道。

    宋烨指尖骤紧,这一个看着不讨厌,但……他转头看向选弟子的山峰,不久前那一道蓝光冲破云霄。

    莫名觉得好像有什么跟他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我的绣品全卖完了,一共一颗下品灵石,加三十文钱。”庄菲他们到家后,庄菲拿出全部的钱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戚远也拿出陈叔给的,道:“陈叔给了我二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戚长风打量了下四周,那群人好像走完了,他也掏出一下品灵石,道:“上次那两个仙人打赏了一块给我。”

    木桌上,两颗下品灵石加碎银加铜板,可怜巴巴的摆着。

    戚小小沉默的看了眼他们,然后拿出储物袋,倒出里头的灵器,再看向他们。

    答应她,不要再出去赚钱了。

    秦修泽一旁站着,看着这一家子,幽深的眸子带了丝恍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