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: 第15章 第15章-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    “沧明宗派人来护着了。”空中,几个黑衣的边御剑边汇报,那边木亦眼眸冷了下来,“派的谁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没看清,但刚刚那威压至少化神期以上。”

    木亦皱眉,化神期以上的至少是长老级别,但刚收了波徒弟,目前似乎并没有哪位长老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明天继续,得知道是谁。”木亦话刚说完,那边忽然传来拔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那几人道。

    木亦听着那边的声音皱了下眉,被劫持?

    几人拔出断剑,只见月从云中出,空中不知何时出现道道殷红丝线,红线的不远处,一女子站在丝线上,眼神冰冷。

    地上小门派的人一动不敢动,他们没见过魔域新任的魔尊,只知道数年前,魔域忽然窜出一人,以殷红的丝线为武器,一路杀到前任魔尊燕尺面前。

    导致那段时间,不少魔物出逃魔域,他们抓了几只,才知道,燕尺落败,魔域变天。

    后来有修者闯入,企图再次搅混魔域的水,最终看到就只有血红丝线,连人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不清不楚才最吓人,不过那个新的至今也没再出现过,众修士都以为新的这个受了重伤,在哪疗伤。

    就是没想到人家也看中了天灵根!

    带头的师兄战战兢兢的看向空中,只见那女子还站在丝线上,然后空中,那群打伤他们的黑衣人跟着出现。

    他们咽了下口水,小心翼翼的缩回脚安分的待在下面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好像不打算宰他们?然后下一瞬,丝线穿过那几人身体,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空中已经只剩一片血雾,宛若几片淡红色的云。

    地上几人心脏麻了下,只见那女子似乎看了他们一眼,下一瞬,血丝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几人连忙爬起,各种疾行符不要钱般往身上贴。

    跟魔域抢人,不要命了吗!

    几人跑啊跑的,忽然看到前面出现天机阁的标志。

    几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立马又往身上贴了张疾行符。

    天机阁的来的有点晚,看到前方有人,正想上前拦住,只见那群人用着最快的速度跟他们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天机阁的:“???”

    疾行符?

    “平江镇有问题。”一人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。”

    “仙门的向来抠,非生死关头,不太可能这么浪费符。”

    一人看到乌鸦,准备喊下来问问,只见那只扑棱着翅膀,理都没理他们,慌里慌张往某个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天机阁的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只该不会是乌椎吧?

    戚长风正牵着戚小小的手往绣楼去,今晚顺便再那边借宿一晚,一晚上应该足够他们清理了。

    戚小小想的也是,赶紧接爹娘回家,然后一块商量新的宅子买在哪!

    忽然的,拔剑声传出,剑光闪过,戚小小心脏一颤,惊恐扭头,只见秦修泽神情冷漠,手握长剑,剑指一只……

    乌鸦?

    乌椎低头,胸口两根毛晃悠悠的飘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下,它掉到了地上,迈着两只脚,扑棱着翅膀,愣是没飞起来,然后歪七扭八的朝着戚小小扑去。

    戚小小赶忙往前走了两步,蹲下身,抱住扑进怀里的乌椎。

    秦修泽看到抿了下唇:“对不起,我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乌椎凄凉一叫,然后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戚小小顺着怀里鸟的毛,不怪它胆小,他突然拔剑她也挺怕的。

    秦修泽抿着唇,脑中想起东娄说的话。

    东娄说:“你想要的还人情,没准不是人家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,气运极差。我不建议你这么快还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三天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顺完毛,抱着乌椎,仰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秦修泽愣了下。

    戚小小帮它检查了下胸口的毛:“还好,没走光。”

    戚长风双手付后,看着这只脑子不太灵光的,胆子越来越肥?

    戚小小揉了揉乌椎:“哥,它在发抖。”

    秦修泽握剑的手紧了下,收回剑,准备往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戚长风瞪了它一眼,乌椎把身体缩进戚小小怀里,露了个脑袋出来,叫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哥?”戚小小想让他翻译下。

    戚长风走到绣楼门口,随口道:“它做噩梦了。”

    乌椎:“???”

    秦修泽又看向戚长风。

    戚长风指尖有节奏的敲门,神情微微凝重,有魔域的人出现?

    他余光看了它一眼。

    乌椎脑袋也埋进了戚小小胳膊里,小声的叫了声。

    它没敢靠近。

    戚长风深吸了口气,眉目越发柔和,察觉到魔气就躲了?对方走了,再跑出来?

    就这样还吓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此刻,绣楼的门打开。

    戚长风:“我们找庄菲。”

    “啊?庄菲?”守门的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戚长风愣了下:“戚远也行。”

    守门:“啊?”

    戚小小看着他的表情,心脏一抽,完了,要露馅了。

    “哥,要不我们回家等吧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想了想,她娘估计趁这回她去仙门时处理事情去了。

    戚长风微微沉思了下,然后按住她脑袋:“总得让爹娘知道你回来了吧?”

    现在还不能回去,家里那群乱七八糟的“东西”应该正在清理。

    戚小小两手扒住头顶的手:“小小饿了。小小想吃饭。”

    戚长风:“那喊上爹娘一起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连忙又道:“小小想吃糖!”

    戚远跟庄菲禁止她吃糖。

    戚长风思忖了下,垂眸道:“大晚上的,都关门了。明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都不好奇我带回来的人吗?”戚小小立马看向秦修泽。

    戚长风愣了下,忽然反应过来,他应该不知道这个秦修泽跟小小回家才对。

    “不是小小的朋友吗?”戚长风眉眼带笑,企图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人心虚起来的时候,喊爹娘吃饭什么的,立马能忘。

    戚小小拉着戚长风坐下,指着秦修泽道:“这个,我在幻境里捡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戚小小把来龙去脉掰碎了说,她娘撒谎出去办事,总会留点通风报信的渠道吧?

    庄菲正在回家的路上,忽然的,她放在绣楼的绣帕魔气消失。

    庄菲愣了下,忘了,她是谎称自己去绣楼学刺绣的!

    她连忙改道。

    戚远收拾着院子,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?

    他看着冷冷清清的屋子,等等,小小为什么还没回来?还有长风这么晚去哪了?

    不对,他好像说要去绣楼陪娘子的。

    长风该不会带着小小去找他们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