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: 第14章 第14章-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    秦修泽拎着那一串的尾巴一块站了进去。

    少年身上残存的血腥味飘来,戚小小安静了,忘了,他说他要随身护着她,那他跟她回家好像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戚小小往旁边挪了一点点,又一点点,然后陷入沉思,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?总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戚长风抬手,大总管会意,走过去,原本打算买下灵器,但她灵根特殊,还是留着保命比较好。

    大总管拿出一空的储物袋:“阁主送您的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立马扭头看向自家哥哥,还是哥哥好。

    戚长风看着她瞬间兴奋的模样,嘴角轻勾着,随即想到她今后面临的生活,眼眸又沉了下。

    他视线落在秦修泽身上,小孩年纪还小,够坚韧,重信,除了灵根不太行,品行好像还可以?

    要是可用,真能护着小小,倒也不是不可以给他检查下灵根。

    但前提是可用,他指尖捏着袖口。

    秦修泽察觉到有人在看他,他一手紧握着剑,转头看过去,只能够看到白纱飘飘的轿子。

    天机阁?

    秦修泽皱了下眉,看向戚小小,她正小心翼翼的将所有灵器装进储物袋。

    天机阁对她是不是太好了点?

    大总管见她装好,又拱了下手,道:“这是天机阁送您的,从今以后,只有您有资格处置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不小的,恰好够在场所有人听到。

    木亦困惑的看下戚小小,天机阁这话的潜台词就是,这小孩招他们喜欢,他们护着了。

    他一手紧握折扇,神情微微阴郁,好像有点麻烦?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他望着戚小小嘴角轻勾。

    天灵根不留沧明宗,反而要回家,不是给他们劫人的机会吗?

    从一对凡人夫妻手里抢一小孩总比从沧明宗里抢要简单的多。

    他指尖轻捏着随身的玉佩,将命令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劫戚小小,其他人,生死勿论

    戚小小忽然觉得哪里眼神怪怪的,她抬头,恰好对上木亦的眼神。

    戚小小连忙又低头,收好储物袋,揉了揉胸口。

    这人刚刚测灵根的时候,她听到了的,叫木亦,清石木家的少主。

    原著里的芝麻馅汤圆,但汤圆好歹能吃,木亦属于那种,吃一口,万劫不复的那种。

    齐乐都被他坑的很惨。

    其它一众小门派听到大总管的话,脸色青了下,天机阁这是怕他们抢女娃的灵器?

    笑话!

    他们放着戚小小不要,要什么灵器?

    一众小门派来的人深吸了口气,但转念想到他们派的人今天晚上应该就能到那什么平江镇了,他们这才舒心下来。

    阵法启动,一个个小孩消失在法阵内,各派掌门也急哄哄的说要回去处理事物,一个个的带上自己的人离开沧明宗。

    杨岳看着他们,喝了口茶:“恐怕回去处理事务是假,让那个天灵根入他们门派才是真。”

    莫英揉着眉心:“所以说,让她在外面不太好。但那孩子不愿意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师弟,你去哪?”莫英正打算让戚远一块参加明天拜师典礼,结果发现他也急哄哄的离开。

    戚远往自己的峰走去,头也不回道:“闭关!”

    小小回家,势必会有一堆人在平江镇等着。

    去的是讲道理的还好,就怕去的是什么会下黑手,强抢的。

    他娘子应该还在绣楼学刺绣,到不必担心,但长风跟小小完全没自保能力。

    戚远一路进了自己的寝殿,打开暗门,再回头对着常净道:“我先回去,任何人找我,都说我闭关。”

    常净: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回完,身前已经没人了。

    沧明宗山脚下的栈,红莲急急忙忙进来禀报:“属下听出来的门派议论,小主子好像没进沧明宗,反而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庄菲顿了下,连忙道: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小小天灵根,势必遭哄抢,她又未*,家里的长风跟阿远又都是书生。

    庄菲开门的一瞬间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戚小小他们回去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其他镇来的人都已经回去了,镇上就剩陈叔还有几个同村的人守着。

    一群人围在一起聊天,顺带烤着地瓜。

    一人道:“老陈,你家小胖要是被选上了,你家就出仙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陈叔扒拉出一地瓜,笑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了眼那传送阵,一旁二妞也看着,“哥哥跟小小还回来吗?”

    陈叔捏了下自家丫头的脸颊:“想什么呢,哥哥跟小小以后要当仙人的,哪能那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二妞:“哦。”

    那他们守这做什么?

    二妞陷入困惑。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唉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,选上了没选上总得通知一声。”

    陈叔又看了眼那传送阵,点头:“就是。让我们干等着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那传送阵亮了起来,陈叔连忙起来跑过去,只见那传送阵里渐渐的出现两个身影。

    陈叔紧张的看着,然后就看到戚小小出现,身后还跟了个陌生的孩子。

    陈叔再仔细瞅了瞅,还是只有这两个。

    戚小小一睁眼,就看到了陈叔拿着个地瓜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她仰头,望着:“陈叔。小小……”

    陈叔一手按在她头顶:“小小就你一个?”

    戚小小点头:“嗯。其它选上的,大概三天后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回来就是断尘缘。

    陈叔大概率也明白三天后意味着什么,他摸着戚小小的脑袋,微微落寞:“选不上也好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连忙掏出掌门的手谕:“陈叔,给钱,十两金。”

    陈叔:“???”

    “我选上了,但我没去。”戚小小道。

    陈叔一对眼珠子瞪得老大,差点想替戚远教训下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多少人想去还去不了吗!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放弃了!!”

    戚小小:“你们之前只说被选上就给十两黄金,没说必须入门派。”

    陈叔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东西的脑子全用在钻漏洞了?

    “算了,放弃也好。”陈叔牵起小小,对着其他人道,“我们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他看向秦修泽,“这个哪来的?”

    小小年纪握着剑,那眼神森森的,看着他一大人都渗的慌。

    戚小小转头对上秦修泽微冷的眸子,连忙转回来,看着前方:“欠我钱的。”

    陈叔:“???”

    陈叔再看了眼那法阵,确定不会再有人出来了,拉着戚小小跟自家二妞离开,秦修泽默默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戚小小道:“小胖被一个叫昼阳门收走了。”

    陈叔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了会,远远的就看到了戚长风等在路口。

    陈叔看到戚长风,正打算招呼,只见平常俊的不行的小郎君,付手而立,仰着头望着空中的乌鸦。

    陈叔忽然一阵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镇上以前有这么多乌鸦的吗?

    戚长风率先回来了,他听着头顶四五只乌鸦的汇报,嘴角轻蔑一勾。

    “哥?”戚小小喊着。

    戚长风看到戚小小,安心了下,道:“小小,我们去绣楼找娘跟爹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:“嗯?为什么?”

    戚长风走过去,牵起戚小小的手,对着陈叔道谢,然后向着镇上绣楼去。

    戚长风神情淡淡的,家里附近埋伏的人有点多,他得喊人来收拾下。

    今晚就不回家了。

    戚家附近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不去传送阵?”

    “傻吗?去传送阵,不就是光明正大告诉别人,人是我们劫……不是,是我们带走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不白天来?”

    “白天,其它门派也都到了,哪轮得到我们?”

    “早点出手,而且乡野村夫见闺女没被仙人选上,肯定落寞。我们再出现,人家一时激动,就把闺女交给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师兄,你觉得不觉得杀气有点重。”

    几人察觉到,连忙拔剑,只见后头一拨黑衣人朝着他们而来,那剑上带血,明显已经解决了其他门派的。

    沧明宗内,木亦握着玉佩,望着月,嘴角轻勾,他派的人应该到了。

    此刻,戚远站在高空,放开神识,以家为中心千里范围内,藏了五六队人马,似乎还在混战。

    底下,那一小门派的已经负伤,相互看了看,准备逃跑,但那帮黑衣人提剑再次攻来,似乎想灭了他们。

    忽然的,一阵威压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刷的一下被迫跪在地上,几人的剑悉数折断。

    “一刻内,退出平江镇者,活。”

    一道带着浑厚灵力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脑中,一群人脸色骤变,明白对方给了活路,于是连忙停战,各自逃跑。

    戚远见那五六队的都离开了,才收了灵力,下来,看到满院狼藉,眉头皱了下。

    明天打扫要累死了。

    那一负伤小门派跑啊跑的,终于跑出了平江镇,忽然的地面窜出红线,那线上似乎还滴着血。

    带头的连忙喊停,然后脸色煞白的抬头,只见月色下,一女子站在血线上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师兄,这是……”一小弟子觉得好像有点危险。

    带头的咽了下口水:“好像是魔域新任魔尊的成名技,绞杀。”

    后头三弟子腿刷的一下软了,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为什么一个天灵根需要人家魔尊亲自出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