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: 第12章 第12章-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一开始存了护着那孩子,还点人情的想法,毕竟她没有要求抹除灵剑意识。”

    秦修泽正看着戚小小,看着她显现出惊人的天赋,这时候,脑海里忽然一道声音响起,他记得这声音是……

    他看向那个外门长老,东娄。

    东娄无奈着继续传音:“那你从现在开始,就可以歇了这心思了,你可能这辈子都没资格护着她了。”

    那边,戚小小正一手缓缓的揪上刘仁松的衣服。

    秦修泽指尖紧着。

    东娄:“普通修士修仙,是逆天而行,每每突破都是生死劫难。天灵根不一样,他们是天道认可的,喜欢的,被天道追着喂饭的。别说突破的雷劫,他们平常睡个觉,吃个饭,都有灵气往他们身体里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瞥了眼那少年,少年一手紧握着那把五品灵剑,薄唇紧抿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来沧明宗外门吗?平常秘境的消息多,没准可以在你百年归老前,让你把钱还清。”

    “运气再好点的话,还有机会还人情。”

    秦修泽怔了下,他没想到沧明宗打算收他,他视线落在戚小小身上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唯独不想跟她差距太大。

    前头,坐在沈渊旁边的一长老看着跟刘仁松卖东西的戚小小,喝着茶道:“沈长老。你也该多收点徒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多大兴趣。”沈渊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长老对这答案不意外,无奈了下:“要不是我徒弟太多,我是想收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天灵根啊,能省多少心?”

    可惜,他徒弟已经太多,没太多资源供她。

    沈渊垂眸喝茶:“麻烦。我已经有两个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而已。而且,你上回答应过掌门的,这次大选,你会选弟子的。”那长老道,“沧明宗十二峰,除了你跟道远师叔,没哪座峰这么冷清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道远师叔喜欢闭关*,掌门向来拿他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沈渊沉默了下,上一次,莫英的确提过,让他多收徒弟,他起身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向着戚小小走过去。

    戚小小轻晃了下刘仁松的衣摆:“灵器难得,过了这个村,就没这个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,我才卖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要,我可以给你打包价。”

    刘仁松低头看着不断揪自己的小家伙,沉默了下,开口:“你知道自己是什么灵根吗?”

    戚小小正想说她可以不用知道。

    “天灵根。”刘仁松道,“你这种灵根无论去哪,都有门派抢着要,一旦入门派,都将是最重点培养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灵器,你将来用的到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点头:“我知道,但我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刘仁松觉得她还是不知道,正想开口,就看到沈渊走过来,他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???”

    刚刚他是不是想说要全款买下?

    “你可愿做我弟子?”淡漠声音如山间溪水,戚小小愣了下,松手,转身,抬头,只见身后男子一身白衣,神情清冷,眼眸深邃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!!!”

    沈渊!

    剔骨头的沈渊!

    其它门派的看到倒是羡慕了下,那是沈渊啊,短短两百年,就步入元婴,成一峰长老,座下弟子,一个是吾剑宗长老之子,一个也是出自人间皇族。

    来这的不少孩子,大半都是冲沈渊来的,就是他不太热衷收徒弟。

    现在居然主动要收徒弟。

    戚小小一手拎着瑶光锁,拼命摇头:“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随即,她发现安全感好像不够,另一手重新揪住了一旁刘仁松的裤子,拽紧。

    众人:“!!!”

    沈渊闻言,眉头紧皱,这才仔细打量面前的小孩,白*嫩,透着股灵动,刚刚还能对着刘仁松耍嘴皮子,但此刻对上他却委屈害怕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理由?”沈渊道。

    戚小小扭头,看着刘仁松的大腿,努力想理由。

    察觉到闺女被吓坏的戚远道:“既然孩子不愿意,也不必勉强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揉了揉眉心,他一直以为,娘子是凡人,他跟凡人所生的孩子怎么也会是普普通通的灵根的。

    就是没想到,居然是天灵根。

    这种灵根,她就算不踏入仙途,随着年纪增长,灵气会自发的往她身边凑,不知道哪天就练气了。

    但小小既然不想入仙门,那她将来当个过分长寿的凡人也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师弟。你百年前在闭关。有些事你不知道。”一旁的莫英神情凝重着道,水系天灵根,天道偏爱,却也容易是祸事。

    他看着现在正在发呆的戚小小,戚小小还在努力想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戚远见闺女快愁死了,问着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另一侧杨岳垂眸,道:“百年前,清石木家也曾出现过个水系天灵根。”

    戚远愣了下,没想到百年前也出过,天灵根按理说不会出的这么频繁。

    “那一段时间,清石木家可谓是风光无限,无论参加什么仙门大会,受到的都是最高级别的待遇。并且求娶那名女子的世家子弟,门派星秀,几乎要踏破人家门槛。”莫英说着,前头,刘仁松正往旁边走点,企图让戚小小松手,偏戚小小跟着他一块挪动。

    “最终,那名女子跟北洲慕府如今的家主慕正煊定亲。”莫英道。

    戚远皱眉,如今的慕夫人似乎不是天灵根。

    “本该是强强联合,但在大婚前夕,那名女子遭魔域魔物所撸。当时,两家几乎出动了全部弟子出去寻找,甚至求到沧明宗。”杨岳道。

    戚远:“救回来了没?”

    “救回来了,但灵根被拔,金丹也不翼而飞,成了个废人,不到一月,就香消玉殒,死后,魔域中人还来抢她尸首,差点导致木家满门被灭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,我们到的及时,不然,今天的清石木家就不是降仙门地位这么简单了,而是直接除名了。”

    戚远指尖骤紧,看向什么都不知道的戚小小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放在外面,如果被歹人所撸,所骗,麻烦会很大。”莫英道。

    此刻,外门处,有人来通知他们可以过去了,一外门弟子领着他们出议事堂。

    木亦扭头见那边蓝光消失,他想到刚进幻境时看到的戚小小,指尖轻磨着通信的玉佩,继续传音着:“姑姑,清儿的灵根可能有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水系天灵根。”木亦道。

    清石木家有秘术,水系天灵根于他们来说,就是改灵根的上好良药。

    慕夫人听着木亦说的,望向沧明宗的方向,恍惚了下,随即嘴角嘲讽般勾起,怎么着?现在天灵根是遍地走了?

    “夫人?”后头跟着的侍女见她忽然停了下来,小声唤着。

    刚刚不是要去找家主吗?

    慕夫人轻笑了声,视线扫过前头别院,那人跟她冷战快百年,对一捡来的孩子也比对清儿好。

    “不去了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区区齐乐而已,他要宠就宠着好了,横竖不过是对个死人的慰藉,重要的是清儿的灵根。

    “盯紧那个天灵根。”

    可不能跟百年前一样,得个半成品。

    庄菲看向空中,刚刚一道清透的蓝色亮光势如破竹的冲破云霄,指尖缓缓缩紧。

    小……小小?

    树林里,原本藏好的魔物抬头看了会,然后互相传音,声音里夹杂着点兴奋。

    “刚刚那是水灵根?”

    “不对,应该是是极品天灵根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大补的!”

    “还是顶级炉鼎!”

    一群魔物蠢蠢欲动,下一瞬,不知哪一头率先迈了一脚,其它的立马争先恐后冲过去。

    原本就少的可怜的神智彻底失了,浑然忘了那是沧明宗,不是它们可以轻易踏足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主子?”红莲想让它们回来,沧明宗不是开玩笑的,没有主子命令,它们居然就想这么冲过去?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庄菲,只见自家主子眼眸微垂,望着平静的湖面,红莲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,背后一阵寒意。

    庄菲一手缓缓抬起,春风吹着宽大的袖袍微动,一股纯黑浓雾指尖缠绕。

    下一瞬那白皙指尖猛的一收,刹那间,一众魔物化成血雾,飘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个刚刚打算跟过去的,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同类尸骨不存。

    它们“扑通”一声跪下,脑袋伏着地,身上的长毛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庄菲回身,一双血眸毫无温度的扫过地上那几只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刚想去哪?”

    “魔……魔尊,哪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山上,戚小小想了半天理由,突然想到了:“小小想爹想娘想哥哥了。小小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顺带拎了下手里的一串,提醒刘仁松打包买下她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之后自然会给你斩断尘缘的时间的。”沈渊道。

    戚小小只觉得后背凉嗖嗖的,又赶忙补道:“我还想要镇上说的十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镇上说,只要能被宗门看上,就给十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一众掌门心头一抽,平坦仙途还比不上十两黄金?

    刘仁松看着自己的裤子:“你入仙门,每月自有灵石发给你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听完,愣了下,原著里,原身就是为了灵石入门的,她困惑仰头:“你们每月发多少?”

    刘仁松:“亲传弟子,二十颗上品灵石。”

    众人正打算感慨沧明宗给的多,就见戚小小低头看向自己手头这一串,他们跟着看过去,忽然的没人说话了。

    刚刚那把五品灵剑,就够沧明宗发给她两百多年的灵石了。

    戚小小抬头:“小小要回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