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: 第10章 第10章-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    齐乐他们刚亲眼看着又一孩子一头钻进了幻境里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个转头看向齐乐:“乐儿,我们会不会也被淘汰啊?”

    齐乐摇头:“我们坚定点,就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小胖转头看向来时的路,小小真的没跟上来。

    “话说,我刚刚好像听到了有点吓人的声音。”一孩子道。

    齐乐:“这幻境不会真的有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下一瞬,他们就听到了妖兽的嘶吼声,几个孩子吓到了,连忙往齐乐身边靠,齐乐愣了下,反应过来那是秦修泽,来不及管身边的人怕不怕,就要往前冲。

    突然的,他们身边几个沧明宗弟子出现,随即他们身下出现个法阵,很快消失在秘境里。

    齐乐再次睁眼,入目的就是沧明宗外门弟子的议事堂,有时候也做临时集合之用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幻境出了意外,他们被迫暂停测定。

    她脸色微白了下,她救不了他了?

    “去哪?回来。”一弟子抓住往外冲的齐乐,齐乐道,“我有朋友没出来,我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拎住她:“我们自会全部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不是……”齐乐闭嘴了,秦修泽此刻不是沧明宗的,直接说他不是参加测定的,恐怕要入刑讯堂,对他来说,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她抿了下唇,仔细想着前世听来的消息,她记得他好像会被当众审问?

    “我要去其它地方。”齐乐道。

    那弟子沉着声:“不准。必须在这等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非要过去呢!”齐乐抬头,那弟子理都没理她,齐乐这才发现自己现在还太小,力量也小,远没有将来的气势,根本没法威慑一外门弟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北……”齐乐想拿慕府的名头压人,最后一拨人出来了,一熟悉的身影出现。

    那少年衣着华贵,一双凤眸扫了圈堂内孩子,最终落在齐乐身上。

    齐乐愣了下。

    木亦?

    清石木家的少主,原来他是这时候进的沧明宗。

    她抿了下唇,长大后的木亦凭着那张无害的脸,不知道骗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她前世的时候当他是朋友,后来被他背后插了一刀,她也是那时候才知道,木亦是木家的私生子,侥幸成了少主,而他背后的靠山就是慕夫人,这人看着阳光实则心思阴沉。

    “嗯?这不乐儿吗?”木亦道。

    齐乐努力维持笑容。

    另一边

    “走吧,提前结束。”大总管心惊胆战的揉了揉戚小小的后脑勺,还好,这个没事。

    刘仁松探查了下,确定其他人都已经离开幻境,于是扛起秦修泽,大总管抱着戚小小出去,戚小小连忙挣扎着要去勾自己一串的灵器。

    大总管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好把她放下,然后看着戚小小跑过去,捡起自己那一串灵器,再伸手去捡那把沾血的剑。

    擦一擦还是可以卖的。

    忽然,那剑躲了下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???”

    会动?

    大总管眉头皱紧。

    她再要拿,那剑又躲了下,随即“嗖”的一下,冲到了秦修泽身边。

    戚小小愣了下,原来它会飞。

    大总管一张脸终于沉了下来,阁主大费周章搞这些,为的就是给她送灵器,可不是让别人捡便宜。

    他抬手就准备把那把剑收回来,那剑似有所感,赶忙飞远了点。

    戚小小见状,再看了看昏迷不醒的秦泽修:“是不是认主了?”

    大总管冷着脸:“没事,没结契,单方面认主而已,抹掉意识就好。”

    那把剑跟戚小小一块打了个颤,灵剑抹了意识,相当于回炉重造。

    那剑孤零零的悬在空中,似乎知道躲不过,凄凉的等着意识被抹除。

    戚小小看了它一眼,拖着她那一串灵器自己费力往出口挪。

    大总管刚抬起的手停下:“这把剑不要了?”

    戚小小拖着灵器:“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就当替原身还他人情。

    然后,最好从此别见面了!!!!

    她怕疼,更怕死。

    戚小小迈出洞口,转身费力的拖着那一串,刘仁松看不过去了,指尖一抬,那一串直接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头一众小门派看着一串的灵器,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戚小小连忙把那一串拉回来,头一抬,只见广场上,乌央央的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两侧竖着门派的旗帜,为首的一个个的端正的很,明显是门派重要级别人物。

    再往前点就是天机阁,还有原著里她哥出行的轿子,纱幔飘飘。

    那纱幔貌似就值不少钱。

    戚小小收回视线,又抬头看向正前方,沧明宗坐为主办方,坐在了最前方的殿里,两侧是各峰长老,再高点的位置坐了三个人。

    戚小小想看清人,但发现她好像只能够知道上头坐了人。

    戚远看着戚小小疲惫的坐在灵器边,两手揪着瑶光锁,不想动弹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指尖轻颤了下,她差点没了。

    莫英转头,忽然觉得自家师弟怪怪的,但他没想太多,当年师尊给他取名戚道远,希望的就是他在大道上能走远点。

    师弟也从来没让人失望过,一心只为世间大道。

    后头,刘仁松将秦修泽放了下来,大总管收回了幻境。

    他视线扫过离水门,离水门的掌门连忙起身出列,朝着一众门派到场的人拱手。

    “是我管教不严。在此跟各位掌门长老致歉。我一定好好严惩秦修泽。”

    药峰的弟子出来给秦泽修疗伤,一外门长老道:“岳掌门,我沧明宗不是不讲理的地方。那只妖兽怎么进去的,您这弟子又是怎么出现的,总得审一审吧?”

    戚小小看过去,立马知道这个是谁了,沧明宗十二峰,唯一的女长老,东娄,掌管外门众多弟子,喜欢放养弟子。

    离水门的掌门脸色不太好,虽然是外门的,但偏也是他惹不起的。

    秦修泽又吐了口血,终于醒了,他望着走到他身侧的男子,男子一身墨绿衣袍,冲他拱了下手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说吧,怎么进的?”东娄扫了眼秦修泽。

    秦修泽撑着坐起来,朝着一众人行了个礼,最后对着自家掌门道:“回禀掌门,恭师兄他们让我去追捕的妖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跟我说,这只是普通秘境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恭海他们根本不负责此次大选!他们怎么放你进去!”离水门的掌门气着,“分明是你自己嫌弃离水门,借着妖兽的由头,参加大选!好让人看到你的能力!”

    “如今还怪到你师兄他们!”

    秦修泽跪在地上,紧抿着唇,双眸无悲无喜,似乎习惯了。

    戚小小一旁坐着,此刻没人管她,她想了想,拖着自己的灵器往旁边走点,她得离剧情远点,这是秦修泽入沧明宗的关键点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的一声响,在本就安静的场地显的格外突兀,全部人视线都落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戚小小不动了,老老实实坐好。

    离水门的掌门瞪了眼打断他的戚小小,刚刚想说的话忽然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秦修泽再次开口:“弟子未曾有叛宗之心,还请掌门让师兄们出来对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赖给师兄?”离水门的掌门眼眸犀利,他当初就不该收了他,自从收了他,离水门几乎成了各门各派的笑柄。

    “以弟子的实力,根本不足以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,引妖兽入大选。”秦修泽道。

    那掌门一口气上不来,

    东娄道:“岳掌门,您这弟子连练气期都未入,理当没那么能耐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听着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您不知道怎么断,我沧明宗的刑讯堂可借您一用。”东娄补了句。

    离水门的掌门指尖紧了下:“这倒不必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吧,至于你……”东娄扫了眼秦修泽,“韧性够,心性坚,能够当机立断,但并不是非得入仙门,凡间自有你的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刚刚还一脸任打任骂的秦修泽一张稚嫩的脸忽然白了下,随即紧咬了下唇,世上最扎心的不是敌人告诉你不行,而是中立的那个,前一刻在帮你,下一瞬间就给你判了生死。

    戚小小看着摇摇欲坠的秦修泽,看着挺可怜的。

    “五品灵剑已认主,倒也不是不可能。”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,众人看过去,只见坐在长老一侧的沈渊开口,清冷如雪的眸子扫过戚小小又落在秦修泽身上。

    戚小小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沈渊。

    原身跟齐乐的师尊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发现,那灵剑居然认主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离水门的人看秦修泽的眼神带上隐隐的嫉妒。

    秦修泽这才发现灵剑认主,他赶忙看向戚小小,指尖骤然缩紧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???”

    看她做什么?

    戚小小往旁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东娄扫了眼那把剑:“的确,五品灵剑认主,也算你的机缘,我的建议已经给你了,要怎么选,由你。”

    秦修泽听完这剑的等级,起身,看着戚小小道:“我欠你把剑。”

    剑修视剑如命,不可能做出抹除灵剑意识的举动。

    戚小小感受到一侧视线,身躯逐渐僵硬:“不,不用,送你。”

    秦修泽听完,皱眉,一双眸黑黢黢的:“我不欠人情。”

    东娄挑眉,修仙者最忌讳的就是欠人情,这孩子还是选了这条路。

    戚小小愣了下,转头,她还送不出去?

    忽然的,对上那双幽深的眸子,戚小小打了个哆嗦,连忙低头,捏瑶光锁。

    瑶光锁:“???”

    “要……要不,给钱?”

    五品的灵剑,有价无市,她少收点,然后,他们银货两讫!

    从此天涯不见!

    不然,他要是去什么秘境,九死一生的找把剑,不又绕回原著了吗?

    但一旁的人久久的没开口说话,戚小小困惑了下。

    秦修泽指尖微紧:“我……没钱。”

    五品的灵剑,将近五万上品灵石,整个离水门都拿不出来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浑身上下连颗下品灵石都没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