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: 第5章 第5章-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    戚小小走回来了,看着一家子,安心了,她参加仙门大选的钱,可以养的起他们了。

    三人看向戚小小,也安心了,不用孩子天天发愁没钱吃饭的事。

    后天,他们有了正当的理由,可以把钱过明路!

    于是一家四口,晚饭吃的格外顺心,第二天其乐融融,然后到了就第三天,仙门大选开始。

    戚远牵着小小的手到了陈叔家,把她交给了陈叔。

    陈叔接过小小:“戚远,今天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戚远拱手:“是戚某谢您。”

    陈叔就喜欢戚远,身上带着文人气息,妥妥的门面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???”

    她参加个大选,需要两人这么谦让吗?

    戚远将闺女交托给陈叔后,就走到另一地,那里陈叔找的其他人正在等他。

    陈叔则拉着戚小小还有一堆孩子离开去镇上。

    镇上乌央央的一群人,附近县镇的大人加小孩,即使明知仙途漫漫,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踏上去的,但依旧兴奋的很。

    陈叔按住手边最跳脱的一孩子:“都给我乖乖的,不乖仙人们会不要你们的!”

    十几个孩子立马乖乖着: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老刘特地带着金阳县的孩子找到了平江镇的队伍,然后挨着。

    两边孩子好奇的互相看着。

    陈叔看到忍了忍:“你跑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们金阳镇刚刚不是排前头的吗!

    老刘望着前头搭起的台子:“这不怕你看不到测灵石的反应吗?毕竟灵根这种东西不是人人都有的。”

    陈叔嘴角扯了下,他是来炫耀的。

    老刘继续着:“对了,那个就是慕小姐,看出差距了没?”

    陈叔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大选,众人都换上最好的衣物,但站在那,根本没法跟人家世家出身的比。

    陈叔冷笑一声,故意气他:“没!”

    老刘:“……”

    齐乐站在一群孩子里,慕石一旁道:“初选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只要她过了后面心性的测试,凭着慕府的地位,沧明宗怎么也会让乐儿入内门的。

    齐乐握着自己的牌:“嗯。”

    过了初选后,就能见到师尊跟大师兄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人,现在也不知道在不在离水门,她得在他遇到戚小小前把他带到身边。

    免得又被欺负。

    “小小,那个慕小姐是不是一定能修啊?”二妞羡慕着,她身上的衣服好好看。

    戚小小正在想事,闻言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齐乐是女主,灵根肯定的,入门也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回完,她算着钱,五灵根是二两银子,四灵根就是四两银,每少一灵根就加二两白银,那她天灵根是不是有点亏?跟单灵根一个价钱?

    戚小小看向陈叔,思忖着要不要提醒下陈叔,天灵根的价格应该更高点的。

    她想好了,这回赚完钱,她就离齐乐还有关键人物都远远的,最好此生不见!

    “你娘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继续看着陈叔:“我娘在家呢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娘好像魔气藏的很不错,但仙门大选,她应该没那么嚣张。

    陈叔:“???”

    这孩子看她做什么?

    “但她在那。”二妞指着。

    戚小小困惑看过去,只见四五个姐姐,大娘围上去,买帕子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???”

    她娘的帕子卖出去了?

    不对,她娘为什么来这!

    戚小小惊了,她不是说再也不卖绣品了吗?

    这时候,人群一阵骚乱,纷纷看向空中,戚小小抬头,只见空中不远处,四个人影御剑而来。

    戚小小一颗小心脏提到嗓子眼,只见上方四个御剑飞行的人飞过,压根没看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也对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会看凡人卖东西?

    她安心了,看向自家亲娘,娘,你要好好待这,别乱跑,小小结束后,就来接你。

    庄菲困惑的卖着绣品,原来今天的生意真的可以这么好?

    那是不是不用找人来买她东西了?

    只见买了她绣品的女子们,看也不看上头花纹,直接跑去给她们孩子擦汗。

    庄菲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再也不绣了。

    四个御剑的从剑上下来两个,那两个拿出测灵石,就开始检测,队伍缓缓移动。

    沧明宗的则立于剑上:“小心点,最近魔域的东西不太安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另一个道。

    那事他们都听说了,魔域最近跟仙门的人冲突较多。

    再加上,四年多前新上任的魔尊至今毫无音讯,而且他们连对方是男是女都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魔域的魔尊之位是靠厮杀出来的,那个新魔尊估计是个狠角色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戚长老什么时候出关。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得在戚长老出关前,守好仙门大选的前期。按掌门他们的推算,魔域很可能是在密谋什么。

    底下,戚远拉着绳,防止人群挤到那个放着测灵石的台子。

    后头,一大娘眼睛微亮的开口:“小伙子,娶亲了吗?”

    戚远回头: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闺女……”大娘旁边的女孩子一脸的娇羞。

    戚远:“不好意思,我娶亲了。”

    大娘一脸的失落,这个真的是好看啊,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戚远,回头我就告诉你媳妇去。”旁边陈叔找的另一门面憋着笑道。

    戚远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话说,你家长风定亲了没?”

    戚远看向对面桌边的少年:“还没。”

    长风这孩子几年前才被家人抛弃,他的婚事他们不好做主,万一他觉得他们不要他了,想让他自立门户怎么办?

    “再留几年。”戚远道。

    隔壁的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戚长风磨墨,来这边的是离水门的弟子外加两沧明宗外门。

    凭离水门的身家,顶多只能“送”一凡人一下品灵石。

    不过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让乌椎直接准备下品灵石,可以撑过大半年的家用。

    之后……

    戚长风认真思忖,他是不是真该去考个官回来了?

    他坐在椅子上,看着一个个小孩上去,摸了摸又下来,基本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两个离水门的似乎已经预料到了,两人微微失望着,果然这里没办法跟那些有修仙世家,宗门庇佑的地方相比。

    但还是得走个过场的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金阳县的开始上来,一小孩一手放上去,测灵石上立刻显现五彩的光芒。

    小孩还有他的爹娘兴奋了下,五灵根!

    离水门的依旧神情淡淡的,这么久了,才出了个五灵根。

    但后面排队的却兴奋的不行,金阳县的一个个上去,忽然出现个四灵根的。

    陈叔仰天长叹,这比上次还多了。

    老刘揣着个手晃荡过来:“等再过个十几二十年的,金阳县的就能多出点四灵根的吧?”

    陈叔冷哼一声:“急什么,我们这不是还没上吗?”

    老刘点头:“是啊,是啊,我们这还没上完呢?慕家那个也还在呢。”

    陈叔: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有点堵。

    齐乐踏上石板,冲着那两人行礼,两人声音淡淡的,明显已经将希望寄托于其它地方的同门。

    “手放上去。”

    齐乐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将手放了上去,测灵石,通体漆黑,只有检测到灵根才会散发相应颜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里灵气贫瘠,有灵根的概率太小,齐乐明显发现这测灵石是最低等的,但应该不会影响她入门。

    果然,久久没有反应的测灵石瞬间绿色,黑色,蓝色三色环绕。

    齐乐收回手,周遭传来惊艳的声音。

    离水门的两人眼睛瞬间亮了,出三灵根了!

    这感觉好比他们去秘境试炼,却什么都没找到,正打算灰头土脸回去时,结果却在最后一天发现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他们看向齐乐,仿佛看到了齐乐入他们门派的样子。

    齐乐却看向上空,沧明宗刑训堂的弟子正在防御,发现她是三灵根,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她,随即继续守着这一块地方,以防妖魔肆虐。

    齐乐收回视线,她知道现在她的灵根不怎么样,不足以入沧明宗的眼,但将来会变成变异的单灵根的,所以现在这结果她也是满意的。

    齐乐走到一边,手里拿着通过的玉牌,剩下的没多少人,全部人测完灵根就要开启下一项。

    其他孩子上前触摸那块测灵石,漆黑的石头,任凭他们怎么摸都没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这是已经到他们平江镇了,陈叔心头拔凉拔凉的,他看向那两个守着的仙人,看不出表情,但直觉告诉他,这两人已经对剩下的孩子不抱希望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这种地方,出一个三灵根就是顶天了。

    陈叔忧伤了下。

    这两人原本还想看看还有没有三灵根的,但剩下的连让测灵石亮起来都做不到,微微失落了下,心思再次放在了齐乐身上,沧明宗不一定要她,毕竟沧明宗单灵根都快遍地走了,何况三灵根,但他们离水门可以有的。

    一人秘密传音:“这个叫齐乐的先报给掌门,免得待会去测心性的时候,被别的门派给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后面不是还有吗?这个金阳县的灵气还可以,至少还是有灵根存在的,不像前面几个,我差点以为测灵石坏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看了眼现在上来的孩子道:“金阳县结束了,现在是平江镇。”

    “嗯?那行吧。我上报了。”于是,这一个开始秘密传名单给自家掌门。

    难得的,沧明宗带着他们一起,他们当然得利用好这次机会,看到好苗子,即使上报,方便后期抢人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戚小小踏上台阶,扭头看向等在一旁的齐乐,还是觉得哪里不对……

    突然的,戚小小心脏猛的一跳,只见齐乐身后的那张长桌边上,戚长风正一手挽袖,研着墨,神情淡然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!!!”

    那两个传完音的见迟迟没人来摸测灵石,皱眉看过去,只见面前的小孩神情紧张的看着他们的一侧?

    两人下意识的就要看过去,他们来了后,就没注意过两边的凡人。

    于修仙的来说,普通人跟路边的花草无任何区别,一朵再美的鲜花那也只是朵花。

    戚小小察觉到,连忙换了个方向看,小说里,天机阁的阁主就是神秘的存在,小门派的不一定认识的,对的,不一定。

    不像她爹,明显的名门出身,认识他的人没准会有点多。

    还好,她爹安分待……

    人群里,戚远正低头把断裂的绳子重新接好,拉直,防止看热闹的靠的太近。

    戚小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戚小小连忙把头转回来,仰望着两个离水门的:“我可以测了吗?”

    那两人收回视线:“把手放上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乖巧点头,然后将手放上去,他们一定不会往人群里看的,一定的!

    齐乐认出她是那天偷看他们的小孩之一,见她表情慌乱,又强装镇定,正要顺着她刚刚的视线看过去,她是经历过前世的人,人间百态早就看遍,之前也根本没注意人群。

    突然的,传来“砰”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漆黑的测灵石碎裂。

    众人看过去,只见戚小小呆呆的举着手,掌下空空如也,她低头看着一片碎石渣,再看向两个愣住的离水门弟子。

    “要……赔钱的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