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: 第2章 第2章-原来全家就我是个普通人

    院子里,男人见小二已经去教训那三孩子后,才看向一旁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乐儿,你身体不好,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男人是北洲慕府家主的贴身侍从,元婴级别的大能,慕石。

    慕石看向乖巧可爱的齐乐,眼底微微心疼,如果不是慕夫人阻挠,乐儿又怎么会需要跑到这种穷乡僻壤来参加入门初选?

    齐乐知道他在心疼她,笑着:“在房间待着太闷就想出来逛逛了。恰好看到石叔叔准备惩罚那几个偷看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慕石一手按在她头顶,无奈着:“你也知道他们在偷看,还就这么让他们走了?”

    修仙界最不齿的就是这种偷看的小贼,尤其是现在仙门大选,往重了说,那几个可以说是将来修仙界的新一代。

    齐乐拉着他袖子:“他们只是孩子,从来没见过修仙者,好奇是肯定的,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有灵根,有资格修仙的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说不过你,不过,你为什么要进沧明宗?沧明宗出了名的规矩严谨,我们都不一定护的住你。”慕石道。

    齐乐是慕卿舟收养的女儿,却也遭到慕夫人的嫉妒,不小心护着点,真随时能被折腾死。

    齐乐轻叹了口气,因为十年后,她还是要去的,与其如此,还不如早点去。

    齐乐是穿来的,她穿越之前就一普普通通的高中生,长的普通,成绩倒数,家里条件不好,父母还偏疼姐姐,跟那种会出现在年级光荣榜上,长的漂亮,家里也好的女孩子,根本不是同一类人。

    但有天,睡个觉的功夫就穿了过来,这个世界出名的人,最后都跟她成了朋友,甚至一起解决了这个世界的浩劫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以后可以就这么安定的在这个世界继续生活下去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她中午小憩的功夫,又突然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,慕夫人还有慕清活的好好的,还在给她找麻烦,一切好像又重头来过?

    之前认识的朋友都视她为路人。

    全部重头开始,说不难过是假的。但重来一回也能解决上一回留下的遗憾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心里又好受了点。

    比如,早点去师门,找*师兄,然后早点开始*,避免*再为了救自己,而导致他自己没撑过雷劫,修为大减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人,她想早点过去,不再让他被戚小小欺负,她还想让他以后过的开心点。

    “但你这回来也好,没准有机缘。”慕石说着,听说这一回选拔沧明宗那位堪称半神的要出关。

    齐乐点头,修仙界机缘这种事说不好。

    外头

    “小小。”小胖揉着耳朵回来,“王哥太狠了,耳朵都快掉了。”

    小二跟他们认识,得了里面人的话,只能出来收拾他们,所以就只拧小胖的耳朵,其她两个他假装没看到,现在收拾的差不多挥手让他们赶紧滚。

    “小小,你怎么了?”二妞拉着戚小小的手问着。

    小胖这才发现她在发呆,总不会是因为他刚刚说她不如里面那个好看吧?

    娘说,女孩子都爱美。

    戚小小摇头,心脏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原来没人带她赚钱养家,她爹出门老是被骗,她哥回回落榜,她娘辛苦绣的东西怎么也卖不出去,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!

    因为她是女配!

    戚小小落寞的往回走,家里揭不开锅了。

    后头两小孩不明所以跟着,回到村子,两小孩就兴奋跑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仙人了!

    戚小小自己走回家,站在家门口,望向院子,里面阳光打下,女子一身粗布*,手里捏着针,眉目柔和。

    沧明宗一个月的补贴就能让爹爹换身其它颜色的衣服,哥哥不用省笔墨纸,娘亲可以不用绣卖不出去的绣品。

    她好像真的得按照剧情去沧明宗?

    戚小小抬手抹了把泪,踏进去,准备跟她娘多说点话,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。她正准备张嘴,只见温柔贤惠的娘嘴角弧度上扬,带着三分轻蔑:“正道还不消停?”

    戚小小小腿一抽,落了回来,她低头揉腿。

    “嗯?小小,怎么这么快回来了?”庄菲察觉到闺女回来问着。

    戚小小抱着腿,抬头,对上她娘温柔如水的眸子,呆呆道:“找……找爹爹。”

    庄菲想了想:“你爹应该在河边钓鱼,说长风快县考了,给他钓一条鱼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戚小小转身就走出去,春日小风吹脸上,哗哗的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心口,对的,刚刚听错了,然后刚刚抽了下的腿瞬间不抽了,她拔腿就往河边跑。

    戚远!你媳妇不是普通人!

    院子里,一道声音轻响着:“主子,您为什么非得选那个男人?”

    要它说,长的一般般,就一穷秀才,连个家都养不起,唯一可取的就是小主人长的不错,但那也是像了它主子。

    庄菲拿起绣了一半的花,举在空中看着,有点像花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可爱。”

    当初她就是累了,站那吹风,寻思着找个地方安静两天,结果,她藏了魔气没多久,傻乎乎的戚远就出现了,刚遭遇劫匪的男人,伤痕累累,却还想着阻止她自寻短见,昏死过去,还拉着她不放,之后更是她说什么就信什么,单纯的可爱。

    那声音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说吧,那几个自诩正派的为什么突然围剿落单魔族。”庄菲沉下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沉默了下:“您要不抽空回去一趟?亲自问?不然属下怕您气的魔气藏不住。”

    庄菲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沧明宗那位似乎近期要出关。那位您也知道的,通常情况下世间大乱的时候才会出来。近五百年来仅出过山门三回。魔域现在人心惶惶,深怕那位来灭魔域。”

    “出就出。”庄菲继续低头绣花,眼底一片冷意。

    “但……”那声音有点不安,沧明宗那个真的不是开玩笑的,*千年的妖王说封印就封印。

    “还有明天带点铜板过来。”庄菲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嗯?您不是要卖绣品吗?”

    上次带钱,它被打回去了。

    庄菲看着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是想卖,但问题是没人买。

    戚小小一路跑到河边,看到河边穿着一席洗的泛黄的白衫的男人,停下脚步,望着那背影。

    她爹戚远。

    戚远就一文弱书生。

    戚小小看着他,总算有种真实感了,她差点以为自己拿的不是恶毒女配剧本,而是反派剧本。

    她正要迈着腿过去,只见戚远对着水面皱了下眉:“魔域这么多年还不消停?”

    戚小小:“???”

    她抬着头,望着那背影,大脑有点空。

    戚远话刚说完,感应到什么,回头,笑着:“小小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戚小小:“找……找哥哥。”

    戚远想了想:“今天好像提前回来了,说是去林子里捡柴火去了。”

    戚小小立马转身拔腿就去找兄长。

    哥!爹娘不对劲!

    “师尊。”水面上,一白衣男人站着,看着远去的孩子,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整个修仙届唯一的半神,居然出个山门*妖王的功夫,就被个凡人拐跑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戚远看向远处的鱼,因为常净在,没鱼敢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件事,掌门说,每次选弟子,其它小门派都在山脚等着落选的人,看着中意的带回去。说这样不利于仙门发展,提议这回干脆一起办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?”

    “然后,掌门催您回去。”

    其实就是震压下,免的有魔域中人混入。

    戚远放下鱼竿,想到自己的邻居,村民们憨厚,虽有各自的小心思,却也是可爱的。

    他这一回回去,估计一时半会会回不来。

    “常净,为师说过,没找到解决的办法之前,不会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常净固执的道:“师尊,您要不要再占卜一次?”

    戚远摇头,他的天衍术不会有错,这世间将有浩劫,救世间于水火,灭魔族的会是他,但最后入魔,毁天灭地的也会是他。

    他以天下苍生为己任,怎可入魔,毁天下?

    所以,他早早的给自己安排好了归宿。

    就是……

    本来,四年前,将妖王封印后,他打算直接陨落,散尽周身灵力,反馈天地,到时候总能出个真正能解救苍生的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,他把自己灵力封好,就等天雷劈中自己,恰好碰到准备寻死的庄菲。

    他一时不忍救下了,为了不让对方继续寻死,只好加重自己的伤势。

    终于他觉得自己伤可以好了的时候,在那个雨夜,被他瘦弱的娘子用“以身相许”的理由给推了,隔天又捡到了儿子,不久发现娘子有了小小。

    他就彻底死不成了。

    戚远想到自己一家子的人,贪恋着红尘,横竖不过百年。

    百年后再陨落,也堪堪来得及,不过也只好麻烦掌门师兄,多费点心,好好培育下一代,争取早日出个能救世的。

    等他百年后,再喂点灵力,理当就能挑大梁了。

    常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您以前不这样的。

    戚远盯着水面:“你先回去,免得被人发现。还有明天带点铜板来,不要再带成灵石了。”

    再带错,家里人就没饭吃了。

    常净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真的,要不是这一个封了周身灵力,当个普通凡人,他真的不知道,原来他的师尊生活技能是零,还那么好骗,别人一骗一个准。

    最恐怖的是长到七八百岁来居然没人发现?